量刑判决,章莹颖案检察官“昭彰正义,判处克里斯滕森判死刑”

  • 日期:08-28
  • 点击:(673)


  终于走到了今天。

  在全球华人与留学生群体中引起极大震撼的中国学者章莹颖遇害案,经过长达两年的漫长等待,在伊利诺伊州中区联邦法院迎来量刑最终判决。

  7月17号的庭审,章莹颖家人一早便抵达法庭,章母更是首次听审。

  

  法庭上,首先由法官念给陪审团的指示。之后,检方律师和辩方律师先后做结案陈词,双方进行了长达三个半小时的结案陈词。在控辩双方结案陈词前,法官特意提醒陪审团,只能基于庭内证词衡量判刑,不能受外界报道影响。

  在经过讨论后,陪审团让然无法做出决定,法庭宣布下午5点休庭,并将于第二天,也就是当地时间7月18日早上9点再复庭继续讨论。

  也就是说,最早明天出结果,但也可能需要更长时间。关心章案的人,还需要再等待24小时。

  

  庭上记者时间记录

  17日的判决过程,很有力量,也很有看点。

  检察官詹姆斯·尼尔森在结案陈词时,用短句说,“是时候了,正义必须得到昭彰,判处克里斯滕森判死刑!”(The time has come. Justice must be done. Sentence Brendt Christensen to death)

  尼尔森详细讲述了案件为章莹颖家人的伤害,说判处克里斯滕森判死刑会给他家人带来痛苦,“但痛苦的根源就坐在椅子上!”他指的是坐在被告席上的克里斯滕森,呼吁陪审团作出正确的判决。

  

  检察官多次提到“767”这个数字,这是章莹颖失踪的天数。

  他说,“767天过去了,不再有微笑”。

  尼尔森告诉陪审团,“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犯罪案件,而是一个冷酷、残忍和计划好的(犯罪)”。

  

  当检方要展示克里斯滕森所住房间的章莹颖血迹照片时,章父章荣高不忍直视,离开法庭,没有再回到庭上。

  检方提到,希望陪审团考虑到案件是绑架致死案,克里斯腾森对章莹颖做出残暴的身体暴力,且是有计划地杀人。克里斯腾森的行为,对章莹颖家人带来极大伤害,同时为其他人带来威胁。被告在明知章无力反抗时,让然施暴,并对尸体下落三缄其口,犯罪动机依然成迷。克里斯腾森至今从未表达出悔意,而且他一直不配合联邦调查局(FBI)的调查。

  

  至于辩方,则提出了多项被告应该免于死刑、减轻罪行的事实和原因。辩方打的始终是人情牌,试图影响陪审团。

  

  辩方律师在当天的庭上戏码多多。

  她走到克里斯滕森身旁,把手放在他肩膀上,一边哭泣一边说,“2年了,我们一直和他布兰特站在一起,他是一个完整的人,不要判处他死刑……”(For 2 years, we (the defense) have stood by Brendt..he’s a whole person... don’t sentence him to death)

  克里斯滕森本人也在被告席上哭泣……

  这是一个伎俩,一场预谋好的戏,试图博取陪审团的同情,以求免死。

  

  辩方提到,克里斯腾森此前未有犯罪前科,且已坦白交代杀人罪行;其父母患有精神病,如克里斯腾森被判死刑,其父母会失去唯一可依靠的人。

  辩方又提及克里斯腾森的精神状态,指他的妻子给他造成伤害,两人一直保持开放式婚姻关系,令他情绪不稳;克里斯腾森曾表现出严重抑郁倾向,加上其妻子与女友在案发当天,到了他渡蜜月的地方渡假,对他造成极大打击。

  辩方强调,终身监禁已是很严重的惩罚,“所有生命都是可贵的,包括克里斯腾森的生命”。

  解读一下,意思就是,不能仅仅认为克里斯腾森就是个凶手,他还是个有温度的儿子、兄长和朋友。

  

  章莹颖家属法律援助律师王志东说,辩方律师此类设计是有精心考虑的。在之前克里斯滕森父亲在作证的那一天,他的证词里说,“我似乎觉得我能够接受死刑,但是我没有办法想象我的儿子真被执行注射死刑的时候,会是什么样的情景,我想不下去……”

  用这样的证词,是希望在陪审团的成员心里起到微妙影响,就是“你如果判克里斯滕森死刑,你现在可能做得了这样的决定,你是不是在他以后真正被执行死刑的时候,能够接受:你就是做决定的一个分子!”

  美国法律制度是被告人面对死刑时,可以用精神衰弱或其他精神疾病来挡掉罪名,也就是“以精神障碍为理由的辩护”(Insanity defense)。

路,利用他精神疾病理由来影响对他有罪的判决,就是即使被告承认自己绑架并杀害了章,但是如果能证明他在实施犯罪行为时患有精神疾病,不知对错,在美国他就可以逃掉罪名。

  法官要判罚他的时候,就只能判决他进入精神病医院。

  辩方律师就是用的这个策略。

  

  章莹颖案凶残程度,也在不停让陪审团感到震惊,被绑架、碎尸,凶犯至今不交代遗骸下落……

  在章莹颖父亲有一次作证时,当庭放了章妈妈的一段录像,当时就有一名陪审员就突然起身离开了法庭,原来他被章妈妈的证词打动,控制不住情绪,离开了法庭。这个情况非常特殊、罕见。

  不过,陪审团成员总体上都保持着克制,在庭审过程当中看不出有太多情绪变化。

  从技术上说,克里斯腾森的命运仍然待定,但只是在死刑和终身监禁之间选择。

  近几年,废除死刑的呼声在美国社会也越来越成为主流。 截至到2019年6月,美国51个州级区划中,已有21个州份废除死刑,全国死刑人数也呈下降趋势。

  所谓的地狱空荡荡,魔鬼在游荡,而且魔鬼说,他不该死。

  

  但联邦检察官可在伊利诺伊对章案被告寻求死刑。因为被害人章莹颖是完全无辜的,她的死亡是百分之百与她个人的行为无关,章是百分之百的受害者。此外,章莹颖死亡前经受了克里斯滕森残忍折磨。

件。所以,不管伊利诺伊州有没有判处死刑的法律,联邦检察官都可以按照联邦法律判处克里斯滕森死刑,这经过了美国司法部的批准。

  从章莹颖失踪到案件的审理、量刑,过去了两年零一个月时间。

  在6月24号庭审上,检察官做了长达90分钟的陈词,“他绑架了她,他谋杀了她,他掩盖了自己罪行”!

  目前,约有37万中国学生在美国留学。章莹颖的遭遇,是否会再发生在这37万人中任何一人身上,拷问着美国司法体制的良心。

  这不仅是让逝者安息,也是让生者安生。

  沉冤昭雪章案量刑,法不容情生死仍待定!(完)

达到当天最大量